【數據】
  去年以來,國務院正部級機構減少了4個,國務院組成部門縮減成25個;新一屆政府成立以來,取消和下放的行政審批事項達到400多項。
  【點評】
  過去政府對市場的監管主要通過在中央部門高度集中審批權的方式來執行,其結果是大大壓抑了經濟社會發展的活力,也給一些政府部門提供了尋租的空間。簡政放權,將極大釋放市場和社會的活力。
  ——劉鵬(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
  簡政放權是釜底抽薪之策
  中央電視臺記者:推進簡政放權是您在去年記者會和今年報告中特別強調的一點,在採訪的時候我聽到大家對這項改革有很多好評,也聽到不少抱怨,比如說有的部門依然存在辦事難現象,有的部門可能把次要的權放出去了,重要的權還留著。請問總理,關於簡政放權的措施您認為怎樣才能真正落到實處,要減到什麼樣的程度這項改革任務才算是基本完成了?
  李克強:去年,中央政府把簡政放權作為改革的“先手棋”,我們確實下了不小力氣,到現在一年的時間,僅中央政府下放取消的審批事項就有416項。更重要的是它釋放了一個強烈的信號,給企業鬆綁、讓市場發力。結果企業找政府的少了,地方跑北京的少了。
  有個統計數字可以表明這激發了市場的活力。去年新註冊企業增長27.6%,其中私營企業新增30%,這是十多年來最高的。簡政放權是激發市場活力、調動社會創造力的利器,是減少權力尋租、鏟除腐敗的釜底抽薪之策。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要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我想簡政放權是重要的突破口、切入點。
  當然,放,並不是說政府就不管了,我們講的是放管結合。要讓政府有更多的精力來完善和創新宏觀調控,尤其是加強事中事後的監管。對一些搞坑蒙拐騙、假冒偽劣、侵犯知識產權、蓄意污染環境、違背市場公平競爭原則的行為,要嚴加監管、嚴厲懲處。放管結合,要體現公平原則。
  當然,我們在推進簡政放權中,也確實遇到了像避重就輕、中間梗阻、“最後一公里”不通暢等問題。開了弓哪還有回頭箭?我們只能是一抓到底、一往無前。我們還要繼續啃“硬骨頭”。
  至於說到什麼程度滿意,那就是要正確地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係。市場經濟也是法治經濟,我們要努力做到讓市場主體“法無禁止即可為”,讓政府部門“法無授權不可為”,調動千千萬萬人的積極性,為中國經濟的發展不斷地註入新動力。  (原標題:談簡政放權)
創作者介紹

廣告

ml44mladu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